首页    山东    国内    社会    教育    旅游    房产    娱乐    企讯    女人    财经    科技    健康    家居  
 首页 > 文史频道 > 正文
   

今天你还记得残雪吗

2019-10-16 08:58:00  |  来源:  |  作者:  字号: T   T
 

  我孤陋寡闻,是在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后才听说残雪的名字的,而许多人也没比我早几天。

  他们在朋友圈和热搜里“喜提”这位中国女作家,一时间,她的作品在各大平台被卖断货,一篇篇文章炮制而出,直呼其为“中国卡夫卡”。一个叫做“残雪研究”的公众号成立之初只发过几篇文章,近日开始罕见地日日更新。

  热度在10月10日晚上7点开始冷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后,热点换成新晋得主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尔卡丘克和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残雪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先锋小说家变成众星捧月的神话,再回归寂静,不过是短短几日的事情。

  像她的小说《突围表演》里的情节:相貌平平的中年女士,突然成了五香街上人们流传的绯闻主角。

  残雪的作品一直小众,知网上的研究文章并不算多,在文学学术界,大家对残雪的关注不够,更不用提社会大众了。让她火速出名的是英国一家博彩公司,在一份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单里,残雪成为被看好的诺奖人选。凡是沾上“诺贝尔奖”几个字,艰涩难懂也能迅速“出圈”,尤其名单里出现了中文名字,大家的民族情结瞬间点燃,热烈期盼同胞获奖,好像自己也能因此高人几分。

  但是人们忽略了,博彩公司的榜单跟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名单没有丝毫关系。根据诺奖的规定,候选人名单有50年的保密期,所以我们现在并不能知道残雪是否真正入围。

  听着好像白高兴一场,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围绕诺奖自嗨,在诺奖诞生后的一个多世纪里,国人好像总憋着一口气,一定要用它来证明点什么。不光是文学奖,以前有过《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之一系中国女婿》的标题,美籍华裔科学家钱永健获2008年诺贝尔化学奖时,一些标题也有匠心,比如《钱学森堂侄获诺贝尔化学奖》。钱永健在纽约出生、新泽西长大,几乎不会说中文。

  每次到奖项揭晓时,最激动的好似不是参与者,而是把奖项与国家荣誉连接在一起的你我。这就衍生出许多好玩的事情。我们著名的意淫有老舍与诺奖擦身而过、鲁迅拒拿诺奖等。

  重庆出版社出版的《老舍评传》里,有这样一段描述:“在神州大地邪火攻心的整整十年间,世界忧心如焚地关切着中国,也关切着老舍。诺贝尔奖的评奖委员们曾经动议,要向老舍颁发他们的文学大奖,结果是经过了一番艰难的核实证明老舍已不在人世之后,不得不撤消了该奖,这项全球瞩目的奖励,从来只授予在世者。”

  这个奖后来颁给了川端康成。今年初,瑞典皇家科学院揭秘了1968年的档案,最终候选人名单里有6位,除了川端康成外,还有英国诗人奥登、法国作家安德烈·马尔罗、爱尔兰剧作家萨缪尔·贝克特等人,并没有我们熟悉的老舍。

  鲁迅写给台静农的那封著名的信,也只能说明刘半农希望鲁迅成为诺奖候选人,但被鲁迅拒绝。后世却脑补出这奖已送到他怀里而被推开的剧情。鲁迅的回信有一段意味深长:我觉得中国实在还没有可得诺贝尔奖赏金的人,瑞典最好是不要理我们,谁也不给。倘因为黄色脸皮人,格外优待从宽,反足以长中国人的虚荣心,以为真可以与别国大作家比肩了,结果将很坏。

  我们这些后代还是没有记住先生的教诲,热衷于炒作中国作家与诺奖的“绯闻”。沈从文、巴金、王蒙、李敖、北岛、严歌苓、余华等都曾传过被提名,多是被放了鸽子。

  直到2012年莫言拿到诺贝尔文学奖,我们的情结总该解开了吧?但看着高密被360度全方位开发,大家对诺奖还是热度不减。一个卖烤腰子的短视频,一旦定位在高密,便沾上了文学色彩。这几年,来中国站台的诺贝尔奖得主来来往往,只要讲座打上诺奖的标签,得主总能大眼瞪小眼地与中国听众尬聊。

  北京外国语大学汪剑钊教授曾说过,“有一些中国作家和诗人,甚至是为了汉学家写作,好像写作只是为了奖项,或者通过翻译让作品走到国外,走向世界。”在他看来,“走向世界”这个提法很诡异,“为什么要把自己抛弃在世界之外?难道你不在这个世界上吗?”

  这话同样可以说给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听,如果一个人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哪会在乎一个奖项对他的影响。莫言说,“有一些批评家在讽刺挖苦中国作家有诺贝尔文学奖焦虑症。这个讽刺不一定是正确的,其实有的时候我们已经忘掉了,是他们没有忘掉。”

  搬到云南西双版纳居住的残雪在风暴眼之中,似乎比较平静。她此前接受访问时说,诺奖公布当天,她拒绝了15个电话采访,“我这个很深的人,看穿了这些东西”。她说自己每天都要写作,坚持了三四十年,她已经66岁,“长沙人的平均寿命七十二三岁,还不赶快搞?”她用带湖南味的普通话说。

  2019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彼得·汉德克有部作品叫《痛苦的中国人》,乍一听,我们乐了,终于跟中国有关了。细一看,才搞清楚,这部小说跟中国人没一毛钱关系,作者只是用“中国人”来指代一种遥远和陌生的意象。

  杨杰 来源:中国青年报

我来说说(  编辑:ingsd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新红旗联合出品《真爱·梁祝》打造新时代文化经典
 
 
 
 
推荐资讯
高唐县委宣传部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主题党日活动
高唐县委宣传部开展“
郯城县庙山镇  安全生产“打非治违”再掀新高潮
郯城县庙山镇 安全生
淄川:紧锣密鼓只为更好服务企业
淄川:紧锣密鼓只为更
2019年度山东省教育科学规划课题沂南县开题论证会在沂南孙祖小学举行
2019年度山东省教育科
 
栏目最新
栏目热门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频道招商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山东信息港 ingsd.com    网站备案:鲁ICP备14023292